document.write('
') 何为摄影作品的“刺点”? - 中国摄影网

何为摄影作品的“刺点”?

作者: 中国摄影网 发布时间: 2021年11月17日 16:29:41


  当然,盲妇是一个比较容易拍摄的对象,确切地说是因为她看不见摄影师斯特兰德在工作。这幅图像强调摄影师的控制,虽残酷但是非常生动地捕捉或偷取了一个完全不容置疑的灵魂的不请自来的表现。


  卡斯蒂利欧肖像和《盲妇》肖像照片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不同。这就是我所说的人肖像和社会肖像之间的区别,一个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一个几乎没有,在各种程度上和目的上是社会的匿名成员。

  长远来看,当摄影师与拍摄对象面对面,当他通过摄影使我们与对象面对面时,他会根据自己的感受力、道德观、同情心或无情心做出选择。

  对这一独特的优秀个体来说,照片还有第三处甚至第四处影射。此外,眼睛的比喻、面具,当然还有窥镜、钥匙孔,反映了间谍和政治阴谋家当道的权谋世界。






  它可以像一声叹息那样不可言喻,或者像山脉一样公然明晰。这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东西,人们可以说:“当我看到它,我就明白了。” 明智的摄影师将永远认识和尊重它,即使就像最经常发生的那样,它只是落在图像中。在下一个镜头,他或她将探寻它,或试图揣度像它的东西。

  每个肖像摄影师记下的只有表面的一面,如果是带着一种错误的感受力去处理,可能只是揭示出投机取巧和粗俗遁世的一面。如果是带着一种正确的感受力去处理,展示的东西则要多得多,一条生命、一个同道中人、一位崇高的人。

  我想从一些细节上来探讨两幅典型的也是我特别喜爱的非常好的肖像摄影作品,关注外表和相貌,同时还包含其他内容。


文 | 格里·巴杰



  它展现了一个典型的场景,我们看着她看着我们看着她。当天的观众是受到邀请来观赏她的,像想追求她的未来情人一样,想知道她作为声名在外的大美人是否实至名归,更不用说她还是鼎鼎大名的贵族情妇、挥霍无度者以及宫廷阴谋的女主角。她冷漠、平静但诱人的凝视告诉我们,她确实实至名归,但她也是一个危险的玩物。

  格里·巴杰在《好照片的愉悦》一书中对皮埃尔- 路易斯·皮尔森拍摄的《卡斯蒂利欧伯爵夫人》和保罗·斯特兰德拍摄的《盲妇》两幅作品进行了分析,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刺点”之于摄影作品的作用。



  迈尔和皮尔森拍摄的卡斯蒂利欧伯爵夫人有着椭圆形框的肖像,是关于表现的,以照片说明了一切,比任何枯燥的学术文本更深地刺中了我们。


  不知道大家是否听过一个词语——“刺点”,罗兰·巴特在《明室》中,提出过“刺点”的概念,英国评论家格里·巴杰认为刺点在摄影作品中表现最为明显。

  在大多数肖像摄影的情况下——至少是摆弄姿势的肖像——是模特、摄影师和观看者的三方对话。偷拍的肖像直接移除了这个对话的三分之一。就盲妇来说,这个事实以无情的方式显见。她作为有礼貌的完全的陌生人,被表现、被名垂千古,没有她的共谋,没有她的同意,也许她甚至都不知道。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对大多数街头偷拍肖像来说,这就是通常的“刺”。在这种情况下,它足够锋利,几乎可以扎出血。




  第二幅是保罗·斯特兰德1916 年拍摄的《盲妇》(Blind Woman ),早期现代摄影的关键作品。

  现在我们一起来看看格里·巴杰是怎么说的。

  这复杂的、风采优雅的肖像,像后现代反讽的任何产物一样熟练地玩转双关和视觉关联。椭圆形框架强调观看者看的是一张图像,一件想象的事,其外表是不值得相信的,特别是构成主体的生活由外貌所统治,并知道它的全部价值。

  两张肖像照片的故事:《卡斯蒂利欧伯爵夫人》和《盲妇》

本文地址:/syjc/41107.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