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摄影的发展跨越百年——日本摄影史笔记

作者: 中国摄影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6日 11:58:54

日本摄影的发展跨越百年——日本摄影史笔记

【一九六〇年代后期】

7、木村伊兵卫(KIMURA Ihei,1901—1974),摄影家。从小对摄影与相机痴迷的木村伊兵卫,一九二〇年在台湾台南砂糖工厂工作时,便向远藤写真馆学习摄影技术,回东京后于日暮里开设照相馆,一九三二年参与《光画》创办,一九三三年加入名取洋之助的日本工房,之后与布列松(Henri Car tier-Bresson)作品相遇,开始进一步思考纪实摄影的本质,“确立和绘画相异的摄影的世界是我多年来的宿愿,布列松的摄影在一个画面中如实地达到了,用肉眼所见到的现实,以及用机械所捕捉到的现实,是摄影的工作。”除记录东京风貌外,木村伊兵卫的代表作品还包括一九三〇年代拍摄的冲绳、一九五〇年代拍摄的秋田,以及多次造访拍摄的中国与欧洲,他同时留下许多珍贵肖像,尤其擅长表现女性的柔美面。木村伊兵卫被称为“莱卡之神”,他曾在杂志连载“新机诊断室”专栏,拆解、讲评各式新出的相机,他特别强调摄影的机械性,与当时写实主义领导者土门拳的主观论形成对照。晚年木村伊兵卫将所有照片烧毁,他坚持摄影不应冠上昂贵的价格,现在他的摄影成为收藏家的梦幻作品。此次本书无法刊载其作品,甚为遗憾。

引领一九六〇年代日本摄影表现的,是一九五九年由东松照明、奈良原一高、川田喜久治、细江英公、佐藤明、丹野章所结成的VIVO。VIVO不单单只是摄影家团体,摄影家们还共同拥有暗房,并也具有管理摄影作品的经纪功能。尽管VIVO的活动在一九六一年就结束,但解散后各成员仍深入自己的摄影世界:东松照明的《(11时02分)长崎》(写真同人社,一九六六年)、奈良原一高的《欧洲·静止的时间》(鹿嶋研究所出版会,一九六七年)、川田喜久治的《地图》(美术出版社,一九六五年)、细江英公的《男与女》(相机艺术社,一九六一年)、《蔷薇刑》(集英社,一九六三年)、《鼬》(现代思潮社,一九六九年),都是此时期的代表作,他们向世界展现了超越欧美的前卫作品。VIVO摄影家们开拓出的丰富影像,也激活日本报导摄影与纪实摄影领域,包括以新切入点开创报导摄影可能性的长野重一,在青森拍摄北方大地与人民姿态的小岛一郎(见《写真物语Ⅱ》),在《现代语感》(中央公论社,一九七一年)中结合游戏与批评精神的富山治夫,将公害问题作为原点持续拍摄水俣症患者的桑原史成,以及关心农村问题强硬取材的英伸三等—摄影家相继登场,提出不同过往的独特观点。还有献身越战沙场的冈村昭彦、泽田教一、石川文洋、一之濑泰山(一ノ濑泰山),他们对报导摄影的贡献也不容忽视。更有一群受VIVO启发的年轻摄影家,在日本最具政治冲击的一九六〇年代后半,开创出了全新的摄影表现。

▲植田正治 出自 我的相片本

【一九八〇年代】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战败后,日本摄影界使出全力提倡复兴,一九四六年《相机》复刊,一九四九年《朝日相机》复刊,尽管战后用纸粗糙、印刷恶劣,大家却都饥渴地阅读着。名取洋之助以“日本的时代杂志”为目标发行的《太阳新闻周刊》也于此时创刊,虽然最后仅短短刊行三个年头。接着,以战后“烧焦的痕迹·黑暗的都市”作为背景,秋山庄太郎、林忠彦、大竹省二等摄影家登场了,他们替沉寂已久的肖像摄影、报导摄影、流行摄影,注入新的活力。秋山庄太郎与林忠彦在一九四七年结成银龙社后,又在一九五三年结成二科会摄影部?,大竹省二与植田正治后来加入,终于让战后摄影向前跨出一大步。植田正治的摄影鲜活捕捉时代的氛围,带给战败失去生活重心的人们一股希望。但是此时摄影仍多属纪实的报导摄影,强调经营自我美意识与世界观的摄影表现还未真正成形,也就是说,承继战前“新兴摄影”与“前卫摄影”光辉的摄影,要等到一九五〇年代以后才终于出现。

日本摄影的发展跨越百年——日本摄影史笔记

【一九三〇年代】

一九五〇年代后半,更年轻一代的“战后世代”摄影家逐渐抬头,曾任职名取洋之助《太阳新闻周刊》编辑的摄影家长野重一,尝试以全新角度撷取现实的报导摄影。而在评论家福岛辰夫所策划的“十人之眼”(一九五七年)展览中,介绍了在美国学习摄影的石元泰博,以及东松照明、奈良原一高、川田喜久治、细江英公、佐藤明、丹野章、常磐とよ子等,其中东松、奈良原、川田、细江、佐藤、丹野在一九五九年结成摄影家团体“VIVO”。另一方面,带领民俗摄影进入新阶段的芳贺日出男,将战前名古屋“前卫摄影”再构筑的山本悍右、在奈良专注拍摄“大和路”风景的入江泰吉,以及在山岳摄影与昆虫生态观察摄影留下极高质量作品的田渊行男等,都是此时活跃的摄影家。一般对日本摄影史的评价以为,一九三〇到一九四〇年与一九六〇到一九七〇年,是日本摄影表现的两个巅峰,但夹杂其间的一九五〇年代,其实也是独特摄影家辈出的时代。今日应是对此受忽视的时代重新评价的时刻。

日本摄影的发展跨越百年——日本摄影史笔记

【一九六〇年代】

6、渡边义雄(WATANABE Yoshio,1907—2000), 摄影家, 战前使用莱卡相机知名, 是日本报导摄影的开拓者, 后致力于摄影教育。

日本摄影的发展跨越百年——日本摄影史笔记

另一方面,随着对日本国土的开拓工程,田本研造、武林盛一遗留下被称为“北海道开拓摄影”的记录照片,摄影精密描写的特性因社会纪实的需求而活化,摄影开始以“资料”的姿态被保留下来。而在日清、日露战争中,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的陆地测量部摄影班于战场拍摄的照片,以及日清战争中,民兵龟井兹明所记录下的照片,都是此大脉络中的重要例子。这个动态说明了摄影与社会关系的改变,幕府末年到明治二十年代,从事摄影相关工作者多为职业摄影家,但随着简便的干版底片的普及,以及摄影器材的小型化,非专业的业余摄影家陆续登场,其中以被称为“写真大尽”的鹿嶋清兵卫为代表。业余摄影家的积极活动,让日本摄影的流向逐渐往“艺术摄影”前去。

日本摄影的发展跨越百年——日本摄影史笔记

一九二三年关东大地震意外成为日本城市蜕变的契机,东京和大阪两个日本大城,因而快速建立起钢铁、水泥、玻璃的大厦群,以汽车、地下铁作为都市动脉的近代环境也逐步确立。摄影家面对时代变迁,也开始由“艺术摄影”的画意摄影跳脱开来,热情投向现代主义的怀抱。此时,大正末年于神户创办《白阳》杂志的渊上白阳,带领“构成派”的摄影家们探索抽象的图示表现。另外,《摄影时代》(一九二四年创刊)、《朝日相机》(一九二六年创刊)杂志的出现,引入大量欧美摄影的新思潮,终于让日本摄影与所谓“新兴摄影”的潮流接连起来。一九三一年(昭和六年)东京与大阪举办的“独逸国际移动摄影展”,可说是摄影家们一举从“艺术摄影”转向“新兴摄影”的契机。实物摄影、蒙太奇摄影等技巧的扩张,以及以小型相机成立的城市快拍,加上活用摄影作为视觉传达手段的“报导摄影”的登场——“新兴摄影”潮流综合起更多元的要素。

2、江户幕府于一八六三年(文久三年)设立的西洋学教育研究机关。

之后,由平井辉七、花轮银吾一九三七年创立的大阪前卫造影集团、由坂田稔、山本悍右一九三九年创立的名古屋前卫摄影团体,都承继了“新兴摄影”脉络,在吸取超现实与抽象表现主义的养分后孕育出了“前卫摄影”,却在日本对外战争扩大以及国内战时体制强化的不利条件下,迅速消失了。

日本摄影的发展跨越百年——日本摄影史笔记

▲小石清 初夏神经——自己凝视·紧迫而来之物,1932

日本摄影的发展跨越百年——日本摄影史笔记

本文地址:/syjq/2426.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