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地铁解读北京的北漂摄影师

作者: 中国摄影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3日 15:11:50

2010年8月20日,北京国贸站,捡塑料瓶的妇女努力把自己“嵌进”地铁。(张星海摄)

“我突然明白,打动人心的摄影不是花花草草和漂亮的风景,而是要关注人,关注当下普通人的存在。”

他把镜头对准这个“舞台”上的“面孔”,一拍便是十年。

出生在陕西寿县的张星海没想到首都的竞争如此激烈。为了填饱肚子,这个汉语言专业的大专生做了很多底层工作,刷碗、送盒饭、卖煤气灶。他不仅工资少,而且很不受待见。“别人都不拿正眼看你。”

让张星海印象最深的人,是一个在地铁里售卖诗集的“诗人”。他一路吆喝,却无人搭理,就像诗歌本身一样,离人们渐行渐远。张星海感慨诗歌成为没落的文学。他也曾喜欢读诗,但为了生计,只有眼前的苟且,诗和远方都不在了。

慢慢地,张星海的胆子大了起来。有一次,他在车厢里看到有两个弹着吉他的卖唱者,便举起相机,结果周围的人都拿出手机来拍。这阵势吓得两个人大喊一声“快跑”,歌也没唱完就跑掉了。

对“北漂”摄影师张兴海来说,每日承载千万人次的北京地铁,就像是一个舞台:来往的乘客仿佛京剧行当里的“生旦净末丑”,轮番“登场”,悉数“亮相”之后又匆匆离去。

最后张星海选择盲拍,在不经意间快速按下快门。他索性在上地铁前就把相机挂在脖子上,露在衣服外面,好像告诉周围的人,“我就是来拍照的。”

还有一个原因。他的孩子该上中学了,而他们夫妻双方的户口都不在北京,他不得不为以后的生活打算了。

张星海第一次坐地铁是1999年。那一年,他从深圳坐了几天的火车来到北京。让他下定决心“北漂”的是一本沈从文的传记,他觉得正是因为在北京,才让一个平凡的战士成了大文豪。张星海备受鼓舞,酷爱文学的他也曾梦想成为作家。

地铁上的陌生人,勾起了他的共鸣。他说地铁就是各阶层活动的舞台。

“摄影是件大大方方的事。”张星海说。由于冲洗胶片的成本提高,他又把相机换成数码,但时至今日,他仍拒绝用手机拍摄作品。“总感觉拿出手机是在偷拍。”如果有人提出让他删掉照片,他也会尊重对方意见,当面删除。“但这样的经历也就有七八次。”他说。

他的作品入围了今年的阮义忠摄影人文奖。评委严志刚认为,张星海的作品就像质朴的白话文,讲述了一个摄影师普通的日常生活。“我几乎相信,通过 照片,摄影师看到的就是自己——一个从北京闯荡生活的外乡人,好奇麻木无奈厌倦却上瘾般无法摆脱。千篇一律的表情和画面的重复就是作品最大的力量。”

这10年北京的地铁版图在飞速扩张。从只有4条线路,到现在18条线路开通。北京市轨道交通总里程达到574公里,到2020年,预计将达到900公里。

即使是地铁的常客,看到他的照片也会忍俊不禁。比如一对在地铁里站着睡着的情侣;一位地铁工作人员在站台上拣到一只被挤掉的大码男鞋;他甚至拍到了便衣警察抓到小偷,让路人帮忙戴手铐的场景。

然而把镜头面对陌生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张星海本身又性格腼腆。所以起初他拍到的都是人的背影,或者是乞讨者、流浪汉。

最近几年,一些城市出台地铁里“禁止拍照”的规定,引发巨大社会争议。北京地铁2015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75%的投票者反对“禁拍”,8.1%的网友非常介意出现在陌生人的镜头里,支持禁拍。

他将照片编辑成专集,并制作视频短片分享在网络上,迅速引起关注。张星海把作品取名为《北京,北京》。

他保留下的地铁照片累计有4000多张,有络绎不绝的上班族,也有乞讨者、流浪歌手、农民工、外地游客,还有警察、学生、捡废品的老妇、发广告传单的小伙,偶尔也会看到打扮奢华的贵妇和身材高挑的模特。

本文地址:/sywh/1881.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