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位摄影从业者谈摄影比赛(三)

作者: 中国摄影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1日 08:23:32

尽管比赛能证明一些东西,比如证明你有一定的职业水准,但没得奖的照片可能也是好的。比赛结果不是一个绝对的标准。

Nina Berman 5次获得POYI奖项,2次获得WPP奖,2006年POYI评委,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

原丽阳 无界传媒摄影师,《面具男孩》获第72届POYI全球年度图片奖报纸新闻图片故事类一等奖。

 11位摄影从业者谈摄影比赛(三)

目前靠基金和一些拍摄任务赚钱,我觉得我有一些优势,希望能够探索一条自由摄影师的道路。

任悦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策展人,摄影评论人。纽约大学访问学者,其个人博客“1416教室”于2015年结集出版《1416摄影辞典》。

 11位摄影从业者谈摄影比赛(三)

基金奖励的是一个计划、一个过程,比赛奖励的是一个结果。对我来说,有人帮忙一起在过程中给意见,对我这样的新手比较有帮助。我也参加过荷赛,好东西肯定会被肯定,如果我能得奖也是个肯定,但是,我不知道评委们怎么评价我的作品,我只能拍好自己的照片,以“不变应万变”,按照自己的方式拍摄。我现在又回到了自由摄影师的状态,还挺享受自由摄影师的生活,但也忧虑。

刘禹扬:我不知道评委们怎么评价我的作品,我只能拍好自己的照片。

 11位摄影从业者谈摄影比赛(三)

如果真的要我给年轻摄影师们建议的话,我会建议他们少关注比赛,更多的关注基金。因为项目基金可以强迫摄影师们去仔细地考虑他们要做的题目,调查、沟通,整体地衡量和判断他们摄影项目。相反,拿出其中的一张照片却不一定符合比赛项目的任何一个类别。

刘禹扬 2014马格南基金获得者,2015 Ian Parry 纪实摄影基金奖获得者,2015 Abigail Cohen 纪实摄影基金奖获得者,入围2015年荷赛大师班。

POYI获奖对我的影响在根本上并没有那么大。首先,这个职业是N年前的兴趣走到今天,它就像我行走在路上的一次偶遇,就好比上坡路上有人推了我一把, 我上了坡;如果没有人推,我可能需要花更多体力和精力,也可能倒下坡,但上坡的这个方向不会变。我自觉职业程度和专业程度并不够,参加一些比赛既是交流也 是总结。

只要你把握好了,参加比赛也好,申请基金也好,都是成立的,没有这个好,那个不好,心态好了就都可以。

 11位摄影从业者谈摄影比赛(三)

如果摄影师拍这个作品就是为了参赛,就很糟糕了。摄影师的创作目的可以很多元,比如报道摄影师作品的功能需要在传播中实现,要在媒体传播,面向公众,倘若得奖了也有专业示范的作用,但不是作品的根本目的。

原丽阳:POYI获奖就好比上坡路上有人推了我一把。

任悦:只要你把握好了,参加比赛也好,申请基金也好,都是成立的。

本文地址:/syzh/6573.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